毛裤贩卖商

好吃的狗子:

嗯……发发糖……不知道设定上蛋喜欢的歌手是谁……就打码带过了……

(;´д`)ゞ 对了cp21会有挂件在j27阴阳师区寄售(小声)




我去世

OOO:

鴿了很久還是放上來算了,有bug而且很粗糙真的對不起(((

对家脸皮厚到我也忍不住了....实在也不愿意转对家tag但是真的很叫人大开眼界了

Apo:

占tag致歉,事情解决后会一并将tag删除。




刚刚阅读了司蓝太太的声明,这篇声明的绝大部分篇幅都在注释司蓝创作《吃醋》时的写作思路和心路历程。概括说来,司蓝认为自己主观上没有抄袭。




我想说明的是,无论作者的【用意】和【创作初衷】是什么,都不能改变跟两篇文章所涉及段落极为相似的【事实】。




以下会就为什么两篇文章所涉及段落高度相似这一点,做更加详细的说明。




首先,司蓝在今天早上的沟通中认为“虽然都用了电话这个情节,但是两篇文想要表现的,和总体的情节用意,都不一样。”




“CP双方打电话”是毋庸置疑的大众梗,但两人文中所涉及的“【任务中】的艾格西接到了哈利【从家里】打来的【求援电话】”,则并非吃醋/误会/分手/失忆/蜜罐任务/一方死亡/一起出任务这一类的大众梗。




在Hartwin这个CP的范围里,涉及这个梗的作品我可以说,并不多,甚至很少。如果有人对此持有异议,请举出至少五篇含有“任务中的艾格西接到了哈利从家里打来的求援电话”情节的同人文。




即使如司蓝太太所称,CP双方打电话的灵感来自于自己的生活,我认为“任务中的艾格西接到了哈利从家里打来的求援电话”也是有先有后的撞梗无疑




其次,即便要写“任务中的艾格西接到了哈利从家里打来的求援电话”这个梗,也有很多种表达方式。一个梗,不同的作者会有不同的写法:可以从旁听通话的第三者视角来叙述,可以从结果倒叙,可以结合回忆插叙,可以写哈利一直不告诉艾格西他为什么需要他立刻赶回,而艾格西直到进门才知道原因;可以写艾格西被任务耽搁无法抽身,可以写哈利因为某种原因中途挂断电话……这些具体情节的设计都会衍生出不一样的剧情发展,和不同的叙述手法。光是在写下这段话的时候我就随意想到了以上的一些可能性,相信司蓝太太作为一位高产高量的作者,完全有能力开出更多的脑洞。




然而事实是两篇文,不仅仅撞了一个不太大众的梗,从文章的起手,到【哈利听起来和往常十分不同,询问后得知对方发情/摔跤,非常难受】,到【艾格西一边迅速撤退,和敌人打斗,一边与哈利通话安慰他,保证很快回来,同时通过电话试图指导哈利以某种方式解决身上的问题】,到【最后回到哈利身边】的剧情走向,起承转合以及叙述方式,都是基本一致的。




之前评论里有人质疑“难道哈利打电话艾格西要不接吗”,以及司蓝太太的声明中,她所认为有部分相似情节“不这么处理的话,还能怎么处理,还能怎么样”,对此做出回应:




首先要承认一个前提:文章的设定一开始就并非大众,即使以艾格西的性格他多半会接听电话,或者在相似的设定下会干出类似的事情,评论里的质疑也是在偷换概念。




其次,是的,就“艾格西该不该接电话”这个情节举例,他完全可以不接。他可以因为任务在紧急关头无法抽身而不能接听,可以因为手机没电关机听不了,可以因为两人在吵架他生哈利气挂了他电话,可以因为哈利在另外一头受伤得太严重了,说不出话来,两人完全无法沟通……




所以,对于“只要出现了打电话这个情节,后面肯定会这样发展的”的看法,以及司蓝所说“因为打电话设定相同而衍生出的许多相似发展”,我们并不认同。就算命题作文,定好开头结尾的情节,这中间也可以有很多很多种相差甚远的展开方式,全看作者想不想得到。




上面列出那段相同的剧情发展,是不能用“普通自然的因果关系”,或者“常见套路”,或“大众梗”来解释的。在那一段的每一个节点,都完全可以拐向不同的转折,进而衍生出不同的剧情。为了体现您的写作意图,从A到B并非只有一条路可走。并不是说因为有些人只想得到这个走向(或者被它先入为主),就认为它是唯一合乎逻辑情理的发展,这是基本的常识问题。




您对着调色盘的每一条颜色解释了您的心路历程,但如您所说,这只能单方面说明您的动机,无法解释整体骨架以及部分细节的相同。




几片叶子,也许分开来看各不相同或只是有些相像,但若将它们以完全一样的顺序排列在一起,难免令人生疑。




在今天白天的沟通时,Cyclic问司蓝“写的时候能保证 完全没看过我的文吗”


司蓝的回答是“看过!!当然看过!”


我们对她这样的答复感到十分费解。


司蓝解释:“写的时候我想起过,但是绝对不是说我想仿照,而是写完觉得还有点像,所以又改了一下”




模仿当然是我们迈入写作殿堂的第一步,但任何一位有避嫌意识,对原创性有追求的作者都是会尽量将自己的文与其他作者的区别开的。




司蓝承认在自己写完《吃醋》后已经觉得有点像,并且有意识地做出了修改。您完全可以再多改一点,不写成这样子,您完全可以写得极其不一样……但您的成文,依然让我们在阅读的时候感到既视感,这一点令人非常遗憾。




跟现代艺术一样,也许对于一幅线条简单的抽象画,有人看着它觉得“这有什么难的,不就是几个色块/几条线叠在一起吗?我也能想到,顺手拿笔就能画下来”,但我们的质疑依旧是,假如在没有看过原作的情况下,你真的能够凭空想到去这么设计,这么画吗?就这件事而言,您真的认为您《吃醋》中调色盘的段落没有受到Cyclic的任何影响,全部都是100%原创?打火机的确是电影中一个常用的道具,但您敢说自己在写文时联想到这个道具,和看过Cyclic的文真的没有一点关系?如果不是看了Cyclic的文,真的会在一开头写出“艾格西收到称呼为我最爱的哈利打来的电话”这种极度重合的桥段?恕我直言,从我们的角度看,只会觉得你照搬情节,照搬到连给哈利特意设置昵称,朝敌人甩打火机这些细节都是一样的。




司蓝还表达过:“虽然都用了电话这个情节,但是两篇文想要表现的,和总体的情节用意,都不一样”。




我想再次说明一遍,无论作者的【用意】和【创作初衷】是什么,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设计了你文里的情节,这么设置是为了表达什么思想,无论主观上觉得自己怎样,是有意还是无意,有心还是无心,或是“因为觉得太像而改了改”,都不能改变跟两篇文章所涉及段落极为相似的【事实】。




我们不认为“都写了接个电话就回家就算抄袭”,两篇文的重合也不仅仅是“撞梗”这么回事。我们明白抄袭是极其严重的指控,也是斟酌许久才选择这样处理。孰是孰非,自由心证。




我们仍然希望可以得到作者太太的道歉。




之后此lof下某些阅读能力有问题的评论将不会再回应。



哈哈哈哈哈

Archive of mi Jose:

#记梗# 之前不是有人说瓜瓜闺女是曼联球迷吗,于是。

瓜迪奥拉本赛季英超夺冠后,在饭桌上问低头对付西兰花的女儿:“做世界第一主帅的女儿感觉一定很棒吧!”

小女王头也不抬:“我怎么知道,穆里尼奥又不是我爸。”

哈哈哈哈哈md笑傻

塔窟鸭_:

老年人作息连末班车都没有赶上…!!
发条糖 现代au了 那个屏是我们墨村情人节电信公司搞的活动hhhhhh 因为家里市中心有点远没有亲自去拍只有preview有点可惜

飓疯:

就想画漫画(。(图可能很大注意※

“但是你没有”的老梗

_(:з」∠)_天太冷了,画的我手僵


【蛋哈/EH】 碎玻璃

MA

roppppe:


*一个5000+字的车车。

*鸡血产物,脸老师使我社保。

*弱化哈利有

点我

微博版走here

【无授翻/蛋哈】you don't know (me at all)

ma

牟谷:

#侵删#
by deforestation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732097

摘要:
也许哈利是在艾格西回家的前一刻滑入梦乡,因为他觉得他感受到了床另一端的微微下陷,划过他意识的最后一个想法是:至少他还在我身旁。(简介翻译摘自推文的大大 @温开水保卫者  偷个懒希望不要介意😂)

正文:
自长久以来,哈利就知道自己不对劲。这种状态很难准确指出,或者用一个合适的名称来描述。但是哈利知道这一点,他很确信。通常而言,他并不容易轻视自我,在工作中也没有太多自我怀疑的余地,所以他决定对此保持低调。

-
自他们第一次碰面他就喜欢艾格西,被他洋溢着青春与活力的生活方式打动。他挑战哈利的方式、他的聪慧和机智,都是如此独一无二。

老实说,爱上艾格西并不需要花费很长时间。

-
哈利可能赞同过很多事情,但他从不主张对自己撒谎。他很早以前就认识到,可能在不久之后艾格西就会对自己心生倦怠(一定会,实话实说),而哈利能做的就是尽量享受自己为数不多的欢乐时光。

-
他们第一次zuo爱的时候,哈利刚刚和军情六处达成一项重大协议,而艾格西已经身处英国两个多小时,整个人尚显犀利,因为他那项在法国的任务。

“该死的吃青蛙的人”,他扮着鬼脸,坐上了哈利的书桌。

哈利不记得是谁先触碰了谁,他们就在书桌边zuo爱。他们之间的爱的潜能,突然变成了可以触摸的东西。
F*u*c*k*able.

 链接http://chuantu.biz/t6/126/1509840775x2890173945.png

-
他和艾格西喜欢的东西几乎不会重叠。

哈利喜欢安静的夜晚,呆在他自己家中舒适的地方,在这里他不需要做出任何的伪装,也不必在周身树起高高的围墙来自我保护。他喜爱阅读,热衷于参加文化活动,参观画廊,在有机会的时候稍微对自己好一点。喜欢洗一个热气腾腾的澡,并在水里待上几个小时,喜欢买一些品质优良的西服,喜欢去餐厅吃饭,享用各种美食美酒。

艾格西喜欢…他喜欢听音乐会(不是哈利喜欢的音乐会类型,是让他觉得耳朵几乎快聋、浑身冒汗甚至想发笑的那种),喜欢去酒吧,看望他的朋友们,在城市中漫游,对他看到的一切惊叹不已,藐视一切俗套的规则。永不停留,永不停止。毕竟,他一直在成长和学习。

但是哈利呢?哈利总是安静的,停驻于成人和老人之间那片死寂的空间,或者是在某座过山车的顶端,即将用一种毫无优雅可言的姿态坠落,到达他最后的时刻。

哈利曾带着艾格西去看一场戏剧表演,尽管后来他告诉哈利自己很喜欢这场戏剧,甚至可以回忆起其中的几个“王牌”时刻,但一切仍然很明显,这真不是艾格西自己会选择去做的事情。

这是一个如此简单的概念——艾格西始终不断地向前奔跑,哈利却仍在缓慢行走。

他很健康,他知道这一点,但他也知道他的年龄明显地体现在他的外表和行为中。

即使这对艾格西来说可能令人兴奋,但是想让一个年长的男人成为情人,肯定会有某些……并发症。

哈利讨厌思考究竟他要付出多少才能跟上艾格西的步调,无论是在日常生活中还是私下里。他知道,让艾格西意识到他的挣扎不需要太多的时间,但即使是承认(让艾格西看不起他)的想法对哈利来说也是痛苦的。

艾格西会取笑他,或者更糟糕的是,他会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哈利,然后迁就他,在想要出去的时候勉强自己待在家里,就这样离开青春时代。

他会因为这件事而轻视哈利。

或许不是马上,但总有一天会,当他处于哈利的年龄时。

哦,年龄。他的年龄是艾格西的两倍,老的足以当他的父亲。甚至比他的父亲还要老。

真令人恶心,真的,他是如此深爱艾格西。

有那么些晚上,他常常想着究竟哪一个才是他的真实面目,一个变态,或者是一个白痴。

-
这些天里,思考爱情总让哈利处于痛苦之中。他还没有把这三个字说给艾格西听,他大概也不会说。他不想增加艾格西的负担,让他以为自己因此亏欠哈利什么。

(他很害怕。怕艾格西就此离去永不归来,留给哈利一片虚无。)

(独自一人。)

-
他们躺在哈利的床上。现在还不是很晚,但是外面已经很黑,哈利几乎看不见艾格西,区分不清哪个是柔软的被单,哪个又是柔软的皮肤。

艾格西的一只手枕在他的脑后,一只手轻放在哈利的肩膀上,渐渐下移到颈上、背部,划了一个小小的令人发痒的圆圈,哈利喜欢这样,这让他全身都微微颤抖。

空气是温暖的,充斥着略显厚重的性欲的气息,细微的汗水的光泽冷却了他们的皮肤。哈利呼吸着艾格西的气味,怎么也不嫌够。他的胸膛里似乎在跳着一支舞,就像平和的热水在流动,有着满溢的幸福感。这幸福感是如此充盈以至于他有了一点痛苦的感觉,他在渴求更多,他希望艾格西永远保持这样,不要停下。

他眨了眨眼睛,突然惊恐地发现自己的面颊湿润了。

“你还好吧?”艾格西询问道,声音急促而低沉,让哈利的后背更加颤抖。

“还好”,哈利回答,对自己的声音感到羞愧,因为听起来比平时厚重许多。他匆匆擦了擦眼睛,祈祷艾格西不会注意到。

“嘿,嘿”,他的声音现在更警觉了。“过来”,他把哈利抱进怀里,让他靠在自己胸膛上,找到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环住哈利。哈利觉得很难保持平缓的呼吸,他知道艾格西能够感受到他胸腔并不平衡的起伏,空气是如何不断地灌进他的喉咙。

“嘘,亲爱的。”他在哈利耳边低声呢喃,用手指在他背部不断划着圆圈,他的另一只手轻轻插入哈利的发丝间,让他的头靠上自己的胸膛。空气中充斥着艾格西身上的气味,哈利深深地沉醉其中。“放轻松,好吗?我在你身边。”

哈利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才使自己平静下来,尽管如此,他依旧无法直视艾格西的眼睛,不得不紧闭着双眼让自己僵在原地。

“好点了吗?”很久之后艾格西问道,漫长地像是过去了几个钟头,或者亿万年。

“好多了。”哈利尴尬地咳嗽了几声,像一个窘迫的中学男孩那样擤了擤鼻涕。他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一番清理,至少擦干眼泪和鼻涕。“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没关系,”Eggsy说道,他的语调非常平静。“你想和我谈谈吗?”

哈利似乎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你不想说也没关系,”艾格西过了一两分钟后说道,他翻了个身,留给哈利一些空间来收拾自己。

“我很抱歉,”Harry叹了一口气,用床单的一角擦了擦眼睛。

“你不必为自己有所情绪而道歉”,Eggsy说,扭动着身体靠近哈利。“只是……是我做了什么惹你不开心吗?”

哈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艾格西怎能因此而责备他自己呢?

“不是的”,哈利勉强说着,“这不是你的错。”

“嗯?”艾格西发出了一声鼻音,同时在哈利的锁骨上轻轻印上一个吻,那里距离他的脉搏点非常近。哈利的呼吸有一瞬似乎停止了。

“你是——”,哈利停顿了一下,思考着这样的叙述是不是太过直白,会不会把艾格西吓跑,“——发生在我身上的最好的事。”

Eggsy从Harry的脖子上抬起头来,Harry咬着嘴唇,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链接http://chuantu.biz/t6/126/1509842843x2890173945.png

哈利感觉自己快要无法呼吸,但是胸腔中却涌动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危险的快感。

“好了,好了”,艾格西低语,再次轻轻地靠近哈利,把他的下巴搁在哈利的头顶。

“请原谅我”,哈利在呼吸的间隙说道,“我不…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这让他感到羞愧,以至于面色发红。“我…我很抱歉。”

“你不需要道歉”,艾格西安抚他。

他们就这样睡着了,艾格西把哈利抱得紧紧的——用一种保护的姿态。这让人感到安慰,哈利几乎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舒适。他闭上了双眼,回抱住艾格西。

紧紧地抓着他此刻拥有的一切。

TBC

ps:一些碎碎念。当初看到推文的时候突然很有兴趣,看完后真的特别喜欢,作者把哈老师的心理活动描写得超级生动,但是真的特别虐!哈老师内心戏很多但是就是不说,蛋蛋因此对他产生了许多误会。不过结局he。

由于我英语渣,所以很多地方翻译不准确,如果有能力的话大家还是看原文啦,有错误请一定指正。本来想多翻译一点,但是肝不动了,也请见谅😂😂😂。

排除敏感词让我心力交瘁。一句话的车也要屏蔽吗🙄